竹马家的赫海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LOFTER文具控·免费测评Vol.18】中国设计最高奖,晨光优握套装评测!


【测评产品】

晨光优握套装,内含:

4支HB原木铅笔

4个正姿握笔器

1支活动铅笔

1盒笔芯


[测评要求]

测评产品的整体质感以及试用范例,给出产品的使用图片两张以上,可以手写字。

  • 测评小tips:

  1. 建议从是否有效矫正姿势、手指舒适度、书写体验等方面进行测评报告的撰写:)

  2. 手写好字别忘记

  3. 最后要记得拍美美的测评照片哦

 

[测评名额]

5名

 

[测评申请方式]

只需转载或推荐本文就可以成功申请:

 

[测评申请时间]

8月11日-8月18日

LOFTER会在截止日期后在本文下方公布获得资格的用户,并私信通知。

 

[测评反馈]

请收到试用的用户在收到试用品次日开始三天内完成试用,并repo在LOFTER上,打上“文具控测评报告”的标签。

将试用报告复制地址私信给主页君,主页君将无条件帮扩你的试用报告。

没有完成试用报告,无法申请下一次试用。

 

[申请试用成功的小诀窍]

试用福利会优先发放给LOFTER文具控达人用户以及曾经在LOFTER上发布过文具测评的用户哦,将你的测评文章地址贴在评论中,申请测评的成功率更高。

想成为达人?请搜索“达人申请”标签,内含详细的申请攻略哦!

 

注:

1、试用产品由出品方提供,如果喜欢,请自行购买。

2、申请测评即代表测评报告允许商家推广使用。



「相二」 短文 吵架

他们俩吵了一架,一点小事,对外人提起来都会引人发笑
可他们俩就是吵的脸红脖子粗,谁也不松口

两个人在一起多久了,时间很长但也能数过来
二十个年头,从男生到先生
毕竟那些日子那么重要

不常吵架的,相叶雅纪总会由着二宫和也,顺着他的小性子,只是笑笑
二宫和也也是,外人面前冷冷的圆滑的,在相叶雅纪面前会不自觉地依赖

在一起太自然


同在一个屋檐下,就算吵架也还是会有交集
不知不觉间,一个下班的时候带了一份汉堡肉
一个打完游戏出门买了好吃的蛋糕

都桌子上放着,两个人坐在桌子两边看着
忽然就笑了
笑完就和好了


吵的再厉害,别人怎么劝都不听
可是不管怎么样
就是找不到分开的理由







真是令人羡慕啊 这两个人

想骂自己

明知道却走不出来的死循环
说得对
没有来的自信只会让自己乱了路子
吃一堑长一智
未来还长却经不起我浪费
只能硬着头皮闯
未来还不知道怎么样
但是想早出个模样
来吧
再哭就丢脸的傻13

生活真的太多不如意
不管怎样
还是得继续

没机会判断对与不对
走了再说
反正还能造

[相二/竹马 ] 一生为你应援

匿名的某野:

一个半梦半醒间的思绪…… 


——————————————————————




1





他说,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

那时二宫和也心里是好笑的,他又轻轻的扯了扯嘴角,对于这个人总是对他特殊一下的样子习以为常,他心想,是啊是啊,我不了解你,还有谁会了解你呢。

像你这样的总爱飞走的思绪,像你这样无法无天的性子。

可能是人老了,总是爱回想过去的记忆,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烟抽的更凶猛了,让他又想到那时候相叶雅纪刚出院,肺不好强制戒烟的场景,他靠着墙嘴唇正中轻轻夹着烟,一上一下的叼着玩,手里把玩着打火机,并不点燃;二宫进来,顺手从他嘴里抢走叼在自己唇边,轻描淡写的撇他,“别再把肺抽出个洞,悠着点儿。”

他伸在裤兜里摸火,却发现自己已经换上了上节目的服装,相叶雅纪笑嘻嘻的凑过来给他点上,叫屈,“我惜命,过过瘾罢了。” 二宫笑了起来,他说你是该惜命,相叶雅纪没说话,继续靠在墙边,他的头发有些长,那个时候还是带着三分浪荡的模样,他盯着吞云吐雾的二宫和也,手里摩擦着打火机,有一搭没一搭,二宫凑过去装模作样吐了一个烟圈,“怎么怎么,别不是连二手烟都馋的紧吧。”

相叶雅纪歪着头,顺着他的话逗他玩,“是啊是啊,你最好离我远点,省的我烟瘾犯了控制不住啊。”

二宫和也乐了,就知道他是闹着玩,一首夹着烟得瑟的往过凑,“看你这么辛苦,来来来,我给你渡口二手烟你凑合续续命。” 相叶雅纪笑着躲,他闹着往过凑,躲的太快二宫闪了一下,相叶雅纪几乎是下意识一手搂搂住他的腰带进自己怀里,自己咚的一声靠在墙上,二宫靠在他胸口仰头看他,离的太近,仿佛是一低头就能吻上的距离,他们玩闹的笑容一点点固住,僵持着这样的姿势恍然间出神,相叶雅纪低着头轻笑,“怎么,不给我续命了?”

门口传来动静,下一秒,相叶雅纪不着痕迹的就松开手,自顾自的走到放水的地方,门口松本润跟着大野智进来,松本润看着二宫皱眉,“雅纪刚出院,我们也少抽点。”
二宫没说话,只是顺手碾了烟,他本意就没想在乐屋里抽烟,只不过是闹了闹而已,再抬头看相叶雅纪,他站在桌子边仰头灌水,喉结的地方上下滑动,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2







说起来他们抽烟,二宫自己都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仿佛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争当大人模样,他和相叶雅纪从小比较亲,连抽烟这种事,都是一齐偷着摸的分享,忘了是在谁家,或者是在相叶他爷爷家,夏日的午后,做贼一样的小男生,蹲在阴凉的地方呛的眼泪直流,还偏偏一个比一个倔。

摇滚,怎么能不会抽烟。

那时他们俩一腔热血的崇拜着摇滚,癫狂又叛逆,二宫和也酷炫的把一把吉他摔的上天入地,与相叶雅纪背靠背,燃过了整个青春年少。

他踢麦跳起,那人骄傲的扬起下颌,吉他的和弦永远配的恰到好处,一起疯狂,一起在岁月的起端赤裸坦诚的滚过时间。

相叶雅纪在舞台上向他伸着手,他说,“我的吉他手!” 他年轻的脸笑的欢有些放肆,可二宫知道他的纯良,像个努力做坏事的小孩子,可是他们都一样,都带着稚嫩的脸假装自己成熟,二宫酷酷的走过来和他击掌,黑色的皮衣,叫嚣着朋克的信仰,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在听歌的时候,他分享给他一只耳机,并不多说。

太陽が燃え尽きて
太阳即将燃尽
黒のベールが世界を抱いて
黑色的薄雾环绕世界
何もかもどこまでも
这遍地的一切
暗闇に塗りつぶされても
即使全都被黑暗侵袭
君を見失うことはないだろう
我也绝不会找不到你的所在

一拍即合,他们是永远天造地设的对称位,是一路走来从未分开过的拍档,是他们背靠背起跳时永远默契的眼神。

他说你信么,二宫和也真的很酷来着,二宫就笑成一团。

在他的年少里,他依赖他多过二宫依赖他,他们分享着彼此的热切,共同的对摇滚的信念,只不过是两个少年,却固执的要做最酷的那个人。

我不在你身边,你会不会不安?

二宫总是避免回想那时的自己和他,绽放在前夜里的痛,他们都不可避免的成为另一种人,抽烟,喝酒,摔吉他,练团,所有在青春里该有的狂欢,他们都曾参与,

只是,相叶雅纪再不会唱这样的歌。
予言者たちが見た夢を
预言者所预言的梦境
二人で壊そう粉々に
击得我们支离破碎

是吧…… 

那时年轻,总是狂妄又天真,他总在想,如果一直一帆风顺,或许他们五个人的关系,也并不见得这样好罢,有过那样共度的时候,团缩在一起取暖,是他们的战友是同行者,那时候是真的爱,彼时的现在也是真的长大了。

他们偷偷去摇滚的音乐节,狂欢后躺在帐篷里,年轻的心依旧激动的砰砰跳动,不眠不休的扯着嗓子嚷嚷着方才的情节,一如舞台以外,他们安静与开朗的样子对调,相叶雅纪手枕在头后含笑看着二宫和也,听他喋喋不休的说着,与有荣焉,共同激动,二宫拉他,说makun你站起来,我们模仿一下那个甩麦的姿势。

相叶雅纪就兴冲冲的站起来,头发一甩一甩,装成酷帅的样子,他们在帐篷的天地里换着不同的pose,互相指点,捧腹大笑,狭窄的帐篷剪影勾勒出他们背靠背一个甩麦一个假装摔吉他的模样,他说如果我们有舞台,一定也要这样的舞台。

二宫闪着眼睛期待着,坚定的说我们会有的。

对吧,相叶君…… 

静下来面对面躺下,除了傻笑,竟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心律的跳动奇怪,他们静静地看着对方不说话,睁眼不瞬,仿佛地久天长,在蜂鸣的心跳声中,闭上眼,转过身。




3








回忆一层一层剥削,梦醒了又继续重复活着。

二宫和也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相叶雅纪来做我的法事。

相叶听了只是轻笑,他轻描淡写说,啊,那我要加油了。

仿若情深转浅,百转牵肠,萦萦绕绕说不清道不明。

那时相叶和风间横山裕喝酒,热气蒸腾,就那么定定然落下泪来。

人真是,好寂寞啊……

二宫以前总是口不对心,他不去看他的眼,嘴上说着最讨厌相叶君了,相叶雅纪就跟在他身后,眼神看着他确定,“不是吧,你是喜欢的吧?”

那眼神环绕着他,二宫不敢看他,相叶就一遍一遍的盯着他笑的若有似无,“是喜欢的吧?喜欢?嗯?” 堵在墙边,压迫式的看着他,又问,“喜欢?”

好き siki 两个音节轻飘飘入耳,他仰头盯着他的脸心里不自觉的燥热一片。

最后捂着嘴没忍住笑了出来,相叶雅纪就一个得逞的笑,心里就安定,他说哪个孩子啊,可能是太喜欢我了吧。

那个叫二宫和也的孩子啊。

手指略过腰间都带起噼里啪啦的火花,相叶雅纪看着二宫和也,他笑说,我的。

看他害羞跳脚,又急急忙忙的补充,我的球队。

我的王牌,他又指着他道。

总要有人说到他们几个一路走过来,又提起一下他们之间的二十年,二宫和也在玩游戏,听见了老脸一红,他晒道,“诶,总提这些干什么。”

相叶在一旁翻着报纸点头,跟着他说,“是啊,怪矫情的。”

宫城演唱会开完了两个人去喝酒,拉面店里两个微醺的男人,相叶雅纪和他碰杯,一言不发,酒醉了就不是偶像,什么天然什么傲娇,眼睛红红如同两只兔子,狂欢的气氛结束,无数次他们都要这样又平平淡淡的走入生活,相叶雅纪剥着花生,他有些醉了,说着的话也不成逻辑,哪有什么逻辑,总要有人和你在一起,是不用说话都不会觉得尴尬的存在,谁在乎他们此刻说了什么。

二宫和也打量着四处粉丝的痕迹,他突然兴致上头,他挪揄相叶雅纪,“诶诶诶,大明星,碰一个。”

相叶雅纪侧着头盯着他嗤笑,这样随时随地的小剧场,他再习惯不过了,他举起杯,“来”   喝的干脆利落。

那一瞬间仿佛经年累月的时光陡然清晰,二宫和也看到二十多岁的他,也是这样举着杯,他们玩着扑克牌,彻夜不眠,五个人哭成泪海。

二宫和也总是不怎么哭的,他常常声讨相叶雅纪,说好咱们当初都要成为很酷的人的,怎么就我一个人了呢?你每次哭的那样,怂不怂。

怂吧,相叶雅纪承认,那也不用我每次哭你都在旁边笑吧,损不损啊!

损…… 那可真是没办法,我一看你哭我就想笑,忍不住。

相叶雅纪低下头不去反驳,他明白这个人,他有那么多弯弯的细腻的心思,他逞强,他倔强,他像个妖孽。

他明明也想哭,可他总会先一步笑出来,假装好像自己不想哭,然后笑眼弯弯,忍不住热泪盈眶,又要把锅推给相叶雅纪,说你的眼泪太惹人。

好啊好啊,是我的错…… 他哭的眼泪朦胧,相叶雅纪忍不住揉他的发丝,他想说些什么,又不知说些什么。

有些话是不能明说的,他们都清楚,但是总有情绪激荡的时候,相叶不露痕迹的走到他身边,肩膀碰碰他的肩膀,轻声的说,“哎~你知道的吧…… ”

知道什么?

就是…… 

哎…… 你是我这国的,一直都是。

二宫和也定定的看着他的侧脸,相叶并不去看他,还是有些害羞,二宫愣了一会儿,突然爆发出巨大的笑声,哎我说你至于啊…… 

松本润那头问他们笑什么呢,大野智喝的五迷三道的,樱井翔那头一杯一杯灌酒。

二宫和也笑的弯腰直摆手,相叶雅纪无奈的摸摸鼻头,烦人,你看吧。

他笑着笑着就有点想哭,又觉得丢脸,唰的扑进他怀里,只一瞬间又换成哥俩好搂着他脖子一歪一扭的往沙发处走,被吐槽,无论相叶雅纪和他的身高差多少,他总是会孜孜不倦的努力着够他的脖子。

二宫和也不服,嘿,当初我们俩可是一样高,那时候相叶雅纪可是我罩着的。

瞬间又嚷嚷成一片,相叶雅纪那头抱着大野智哭的昏天黑地,他哭,利达啊…… 

大野智哭,爱拔酱…… 

不容易啊…… 

哇哇哇哇哇…… 

俩神经病!

过了好久,他才又靠回相叶雅纪身旁,轻轻的嗯一声…… 

嗯 …… 

这一声千回百转,直叫人涌上万般情绪,又欲语还休。

我明白的,我知道。

相叶雅纪埋在抱枕里咧开嘴无声的笑,笑着笑着泪就落进棉芯里,无人知晓。





4






你看,哪怕是在游戏里作为对手,二宫和也扔不过去的草垛,相叶雅纪的第一反应都是,我扔过去,给你报仇!

报个鬼仇啊,那就是个无辜的草垛啊,你们是比赛啊。

幼稚死了!两个小学生!

还玩报仇这一套,还看漫画书,还中二的喜欢丧尸剧,幼稚幼稚死了!

你从来都是我这一国的…… 谁也不能欺负你的,不然我会给你报仇的。

就是草垛欺负你了也不行。

从1996到2017。

明媚在棒球场,他背后23号的球衣,二宫和也笑的很嚣张,他们两个人比着中二的手势,一脸的严肃,这是不能输的战场,这是他们的主场。

莫名其妙就燃了,莫名其妙就认真了。

可是好好笑啊,明明看起来,十分的孩子气呢。

就是有人和你一样孩子气啊,中二的话,别人都会笑话我们,只有你不会,你还会陪我一起开心。

好像从始至终,我们的喜好都是一样的,窝在乐屋叽叽喳喳的讲高中棒球赛,兴致勃勃的给你推荐漫画,耀武扬威又像幸灾乐祸一样说,诶诶,你那天说感兴趣的那个漫画被砍掉了。

和你在一起,我始终可以一秒钟回到青春。

你知道的吧,那个…… 

知道什么呀?

嗯,我会给你应援的…… 

一生…… 

所以Ninomiya Kazunari,这位朋友你大胆的往前飞啊!

相叶雅纪说的很认真的,二宫和也笑开了,他理直气壮的看着相叶雅纪斜眼,“这是必须的啊相叶氏!”

23号是给nino应援的意思,他大大方方,一脸豪气,这位二宫先生,棒球可是我们的主场,你给我认真起来!

他们在泥地里棒球,除了摇滚,还有热血的棒球,都是和你啊!我们真是一对冤家!

喝完了酒就恶作剧上头,二宫说我们去给sho酱送个礼物去吧,这两天夜会跟拍。

相叶雅纪一拍即合,所以说朋友之间就是要这样,如果总有人泼你冷水,又怎么开心的起来。

喝的醉醺醺,两个人又去逛了商店,窃笑着买了里里外外一层一层的迷彩,兴高采烈,像两个小孩子,想着樱井翔收到衣服无奈的表情,酒精上头,开心的不行。

管他那么多粉丝,嗨嗨嗨,玩呗~

二宫和也生日如果相叶雅纪不是第一个第一个祝福的话,嗯…… 

果然二宫和也的生日,相叶雅纪就该是第一个啊…… 

对啊,这样理所应当,彼此都这样理直气壮。

大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约定的,那时大家还小,总是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争个你来我往的。

他们喝酒,二宫和也就想,想的头都炸裂了,他想怎么能有这么多事儿呢…… 

一起长大也不是什么好事吧,这样的琐碎。

我和nino之间不算是命运的吧,,命运不是应该是那种分开了又始终会在一起的吗?
可是我和他,从来都没分开过啊,说实话也想不出来分开的样子…… 

啧啧啧,无耻至极!何曾有幸,有那样的人进驻你的生命,竟然再没离开过,从年少走到中年,从身边女朋友男朋友轮了好几遍了,他还是一脸哎,吃了没的表情站在你身边,腻都腻了吧!

什么命运的相遇,什么二十年的感情,你们都在说什么啊?二宫和也觉得羞耻,相叶雅纪也听着一脸的嫌弃,感觉不到啊,你们说的那些他们都感觉不到啊,那就是一种状态,是一种我早就已经纳入日常的状态。







5







他抱着风间嚷嚷,“哎呀呀我想死你啦~” 
他又搂住横山裕大叫,“我可真是太喜欢你了~”

风间到底是已婚,相叶雅纪就搂住横山裕假哭,“我们以后不约他了。”

他们心想你这厮到底干啥呢?情绪激动起伏,相叶雅纪又抹了一把脸,仰头将酒一饮而尽,嗨,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儿就是没办法啊,他知道的,就是没办法。

寂寞,真的寂寞…… 

他常常想,吻过谁的脸,抚摸过谁的躯体,是不是人在寂寞的时候总会想太多,他只是觉得,他不能再继续投入感情了。

会毁灭的。

他在舞台侧边看他的演唱会,那样光影寂寥,他轻快的寂寥,他陷入黑暗中的寂静,追光灯打着他头上,仿佛下一秒就飞走了。

那种绝望攫住他的心脏,他哭都没有泪,他说你怎么能…… 怎么能这么…… 

然后他上场,用最热烈的气氛,用最热烈的欢呼,燃翻了整个场地,欢呼吧,跳跃吧,人类还是要快乐的。

他只是越来越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一想到就会疼,就会难受,在夜里辗转反侧,却不肯承认是思念谁的缘故。


二宫要去美国了,去美国拍戏去,送行宴上

他们喝酒,酒到深处,二宫说我们还和以前一样?

相叶雅纪站起来,他生气 ,他气愤,他不知道他生什么气,他说二宫和也这么多年我一直——
没有说下去,他哽住了,他双眼通红,像是斗鸡,居然哽咽到无法发声,我一直,我一直都…… 

闭嘴,别说了。

二宫和也也站起来,他红着眼,拼命镇定的模样,相叶雅纪看了半晌,就笑出声,陡然低下头捂住眼睛,嘲讽。

你以为我要说什么,呵,你想多了的。

我说个屁啊,你他妈的什么都知道!

他呜呜咽咽男儿落泪,哪里来的委屈,委屈了二十年,那个人就在他面前。

丢人丢大发了,相叶雅纪抬起头耍赖,看我哭你很得意啊,你怎么不笑了?

二宫和也拿起酒咕咕的给自己灌酒,“啪”一声把酒往旁边一放,他通红,他说

你闭嘴,我说。

相叶雅纪你…… 你是个混蛋来着…… 

他也说不出口了,愣了良久,他才恍然,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用得着开口。

那些发酵的感情隐匿的太久了,早已成了烟雾和空气,都无法凝结成话语,他们一个两个,默然无语。

vs上巨人倒下了,他还来不及反应,那个人抱着他,从最右边,生生的抱到了最左边,背扛着危险,那都是下意识,他窝在他胸口听他的心脏

强而有力,一下…… 又一下…… 

如同饮鸩止渴,从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他们坦诚相待的浴室,在湿气蒸腾的房间,笑着谈天说地。

触碰到的手,在什么时候会下意识的松开。

相叶雅纪抬起头,他觉得疲惫,他说,对不起啊nino,我没有办法…… 

我没有办法…… 

末了又陡升绝望,痛苦啊痛苦,夜夜自我折磨,每分每秒无尽的煎熬,他神智不清喃喃

他说你放过我吧……

你放过我吧,二宫和也。

醉的真彻底。

二宫和也坐在方桌的一旁,他无言以对,抹去脸上的泪,声音轻飘飘的散开,

好啊,那你也放过我。

相叶雅纪,我们都给对方一个活路吧。

他早趴在桌上醉过去,不知听没听到,总归清醒了,又会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先醉了的人,是好福气。

其他人早走了,就留着他们这样的冤家。

第二天醒来,头疼欲裂,相叶雅纪侧头看着他,我昨晚干什么了?

二宫和也点起烟,没干什么,喝的像个醉猫,我扛你回来的。

相叶雅纪重新摔在床上,他不高不低的说,哦。






6





去美国的机场,二宫那头要走了,听到有人叫他,他心里一慌,以为粉丝发现了,就回头看见相叶雅纪,穿成一个死宅男的样子,走在路上都不会有人认出他,二宫没说话,就看相叶雅纪笑笑。


他说你过来,过来。

一脸胡闹的样子。

二宫和也就纳闷的跟他进vip的休息室。


相叶雅纪干咳了两声,站在休息室中间,搬出录音机,二宫和也一脸茫然,他说你干嘛


相叶雅纪就给了他个眼神,意思是你闭嘴。


音乐响起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抄出三只荧光棒,跟着音乐节奏跳起来,生生的掰开荧光棒,一黄一绿,跟着他疯狂的闪耀。

还踏着节拍,ninomiya kazunari !

他跳的满脸是汗,看到没看到没,我给你打call!

二宫和也愣了,继而爆笑。

我说过的,给你应援…… 

一生…… 


跳完了,相叶雅纪扬着脸看他,怎么样,着个应援酷不酷?


再一看,摄像师都跟着,大概是个隐藏摄像机。

二宫和也笑的直喘气,盖章你最酷了!


黄绿应援,给二宫大大打call!

圆满结束这个摄影环节,二宫心想谁知道搞得什么玩意儿~

寒暄过后他离开上飞机,相叶雅纪站在关外向他挥舞荧光棒,兴致昂扬的说拜拜~二宫笑着挥挥手,转过头就忍不住泪如雨下。

不会了,不会了。

他一路哭。

不会再有人这样了…… 

我说过为你应援,我说到做到的。

傻子……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再不会有人像你这样对我了…… 

那个跳着滑稽舞蹈的相叶雅纪,那个站在初控舞台和他背对背的相叶雅纪,那个站在棒球场认真的给他手势的相叶雅纪。


突然间不能自己…… 

再也不会有人像你这样对我了…… 

再也不会有了…… 


相叶雅纪坐回车里,他没说话,笑容一点一点消失,他看向窗外,他想

活路很好给的,原来我今天才知道。

你看,我们都活了吧…… 



——————end————————

————————————————————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东西…… 


大概并不是故事吧……